Skip to main content
头部广告图片
  主页 > 欧冠

阿诺德:拿英超比欧冠更难;事后才觉得逆转巴萨不可思议

2024-04-03 浏览:

  即将复出的利物浦副队长亚历山大-阿诺德在休战期间也一直很忙碌,三年前他与俱乐部名宿卡拉格以及利物浦的商界领袖们一起帮助发起了名为“足球改变世界”的社会流动性倡议。

  自那时起他们已经筹集了超过100万英镑,旨在通过教育、就业和体育改变弱势青少年群体的生活。上周,亚历山大-阿诺德受邀出席了“足球改变一切”在利物浦皇家利弗大厦举办的复活节午餐活动,并和卡拉格一起谈论了回馈社会、对他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因素、球队对克洛普决定今夏离任的消息的反应、如何应对伤病以及关于他最佳位置的争论。

  “后青训”是我们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成立的,它是为了给那些被青训营劝退但又无依无靠的16、17、18岁青少年提供机会。他们可能不具备找工作所需的资格,我们要努力为他们提供工作实习和学徒机会,并向他们展示在足球学校的学习结束后的生活。

  这是我父母教育我的方式。我一直被告知要回馈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现在的我有能力回馈他们更多。

  我还记得在对阵热刺的比赛中迎来首秀(2016年10月的英格兰联赛杯)。我曾经听过年轻球员谈论他们的首秀,以及他们有多么兴奋。我在场上一直是一个冷静而且沉着的球员,但在大约五分钟后,我就应该被罚下了!这就是兴奋的感觉,你会感到情绪高涨。我记得我下场的时候教练抱住了我,我想,即使我再也不能踏上那座球场,至少我也可以说我为利物浦踢过球。

  在场外的话,是我的兄弟和我的父母。当一切发展得如此迅猛时,他们从不让我变得自满。然后是(助理)教练林德斯和英格尔索普(青训学院主管),他们对我对待比赛的方式以及如何将我塑造成一名球员都有很大的影响。

  作为一名年轻球员,你所能期望的就是获得机会,而教练给了我这个机会。然后就是我要抓住机会,不断赢得尤尔根(克洛普)的信任。在现代足球中,直接从青训营晋升到一线队而不被外租是很罕见的。这并不容易,但我一直有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为我做出最好的决策。

  这很难说。在欧冠决赛中,你知道胜利和失败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它能让你振作起来,这是其他任何事都无法比拟的。但联赛冠军更难赢得,因为这是整个赛季的比拼,你必须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对于我们来说,赢得联赛更困难,但我也会说,从单个时刻的角度来看,赢得欧冠的感觉更好。当迪沃克(奥里吉)在马德里打进第二个进球的时候,那是我在足球场上有过的最美妙的感觉。

  一开始就像平常的一天。然后主教练在上午10:30召开了一个会议,我们以前从来没开过这样的会议,所以每个人都在想:“这是怎么回事?”然后他走进了更衣室,当他正在讲话的时候,有新闻突然传了出来。所以我们和其他人一起作为球员得知了这个消息,但他还是亲自告诉了我们。

  他说这会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他需要休息一下,陪陪家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会想:“这是在开玩笑吗?”我们都没想到会这样。他离开房间后,每个人都坐在那里想:“这是真的吗?”然后你就必须继续前进,在一个小时后去训练,完成你的工作。

  100%。在尤尔根告诉了我们这件事之后,维吉尔(范戴克)对我们说了这句话。他说:“这是将会震动足球界的重大消息,但我们不能让它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必须让它成为动力。教练带领我们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功,他让我们实现了梦想,所以我们要尽我们所能,为他送上一个最好的离别。”维吉尔还说如果有人认为这会让我们分心,那么我们就需要证明他们是错的。这是一个大新闻,但作为职业球员,你必须尽快想清楚,然后继续前进。

  这很困难。你会发现自己有一些小毛病,这些问题会让你缺席几周的比赛,然后你会继续坚持下去。但当你无法参加比赛长达数月,并且因此错过决赛和对阵曼城这样的比赛的时候,那就太痛苦了。全世界都在看着你,这才是你想要表演的舞台——但是能看到年轻小伙子们加入球队并且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我们在温布利度过的那一天真是太棒了。当你不能自己踢球,不能做你一直在做的事情时,那是很困难的。足球是你的生命,如果一切顺利,我应该能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复出。

  这取决于教练。我和英格兰队主教练(索斯盖特)进行了不错的交流,教练会告诉你他希望你如何踢球,然后你就会按照他要求的位置踢球。我年复一年地成长,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进入中路的位置。我喜欢在球场中路拿球并制造机会,但无论我是直接从那个位置开始还是在我们控球的时候向中路移动,我都不在乎,我只是想踢球。

  都可以。我可以传球,可以接球,也可以带球。这更多地取决于主教练希望我在防守的时候做些什么——比如他是想看到我更积极地上抢,还是更注重保护性防守。

  第一次参加欧冠决赛(2018年1-3不敌皇马)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当时想:“这是足球的顶峰。”即使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我还是感到相当自在。至少我知道在和一支伟大的皇马对抗之后,我是能在那个水平上有所表现的。至于其他比赛,我会说是主场对阵巴萨(2019年5月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以及2019年圣诞节的客场对阵莱斯特城,当时我们最终赢得了联赛冠军。

  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体会到吧。只有当我们在后面的比赛中失去竞争力时,你在观看比赛的时候才会想:“那支球队不可能在0-3落后的情况下扳回来。”然后你就会意识到我们所做的一切了。当你参与其中的时候,你就会顺其自然,没有时间去思考。现在回想起来,这还真是不可思议。

  我会留在足球圈。我经常看足球比赛,但我还没有完全转向分析的层面,我只是喜欢看球来消遣。我会欣赏精彩的足球,但现在我的重点是为主教练送行,希望能在都柏林(5月的欧联杯决赛)为他送行。

  这几年因为曼城在联赛的强大统治力,对于其他球队而言拿英超确实不比欧冠简单,利物浦1819跟2122都算赛季满分表现却拿不了英超冠军

""